Why Japanese?

The Largest Unreached People Group (Joshua Project, 2005)

Only 0.04% Christians!

Annual Suicide Rate: >30,000

100-300 new religion registered each year (Operation World, 2000)

The battle is fierce, Time is SHORT! Please RESPONSE, Please PRAY!!!



Monday, September 11, 2006

笑一笑和上帝的恩典

笑一笑:

正当我照着镜子,叹着岁月不留人的时候,昨天有个阿伯充当天使安慰了我。话说昨天,我因为天上下着滂沱大雨,于是和同学一同乘车到了中环的一家购物商场吃中饭。在玻璃门外边的行人天桥上,有一个阿伯,手上提着许多外卖,还提着雨伞,看起来重的样子。于是我冲上前去给他开门,小事一椿,但他感激得很,就边走边和我说话。他一直称我"阿妹",我就顺口应他。他说,"阿妹啊,你真好人。还在念书吗?"我答,"啊,是在念书。"他就说,"好啊,你在那儿念书啊?"我就答他,"我在港大啊!"他听了,停了一下,就正经地向我解说,"港大啊,不错。但是是第三好的大学啊,最好的是"波记"大学啊!"我一听,兴趣可来了,还有"波记"大学啊!于是就瞪大眼睛问他,"波记"大学在哪儿啊?然后他转头问我另一个问题,你在大学几年班啊?我很想回他说,一年班。但是想想,还是不好骗人吧,就答他,"我在念硕士班。"他就唔的一声。后来啊,我们就转头走不同的路了,没几步,他转了回来,大声地问我,"阿妹,你有二十岁了没?" 我噗嗵笑了出来,忙点头。哎呀,我原来样子还不太老啊。感谢神。

耶稣的恩典够我用:

今天我上了北角的国际基督教神召会,我终于可以开始融入敬拜了,能够再一次听见神在聚会里跟自己很亲切地说话的那种感觉实在太好了!我足足有两个星期在教会里总是有点像旁观者的感觉,格格不入的。今天,我终于又听见上帝跟我说话了。在赞美敬拜里,在经文分享里,实在太棒了!更感恩的事,上帝在我的苦闷里拉了我一把。

软弱

其实我很软弱,我这几天都在想,我为什么来这里?我为什么离开爱我的家,支持我的教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为什么放弃一大片的薪水,现在要像孩子一样的重新开始?我原来是克制着自己不去这样想的。于是我说,上帝啊,我是因为你而来的。但是,我来的目的是什么了?是因为我想得到上帝的赞许和允准吗?我似乎很担心别人怎么看我,我总担心我做错了什么。然后,我盯着上帝说,主啊,我信靠你!其实我的肚子里,咕噜咕噜第一大堆难受。思乡啊,想家啊,念着教会阿,满肚子委屈!我今天敬拜的时候,赫然发现,主在十字架上为我所留的血正是我的依靠啊!

小信

我的信心多小啊,正当我以为自己已经跨越极大的信心,辞工,来香港念书,抱着Heart4Japan的理想的时候,我其实没什么。信心的门是一道又一道,我的眼睛在每横过一扇门的时候,就注目在另一个定点了。我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周遭环境,开始去衡量得失,我为自己焦急,为Heart4Japan的拓展和是不是该找工作,是不是该学习日文等等的,我的心总是不能安静下来。我还想怎样让别人支持我,为我祷告,在经济上支援我,我突然发现自己在香港变得好土,好不潇洒,我想回家!

异像

我给自己一个很美的解释,我来香港是为了神的国度!我是背负着任务而来的,我向自己说。但是今天,神提醒了我一件事。我看见了自己在十字架前,主在十字架上,我好像置身在一幅油画里面,他在十字架上垂下来的手握住我的手,我另一只手无力得撑住地面,我原来块沉下去了,但是他紧紧的温柔的牢牢的将我捉紧,将我扶起来。我终于记得了,我当初的热诚和爱。

唤醒的记忆

我回应是为了主的爱,是因为感受到他真实完全没有保留的爱。我回应只是因为听见主在说:"谁为我去呢?"没有条件,正如他爱我,为我牺牲的时候,没有设任何条件一样。这是我在这里真正的原因,我到日本去真正的原因,我愿意背负Heart4Japan的原因!是没错为了国度,但是更真切的是因为他的爱。 然而当我碰见了困难,一步一步地走将下去,我的目光逐渐变成狭窄,我只看见了国度。在他的深情厚爱里,我忽视了他对我的爱!


这真是很好的一个提醒,很响的一个巴掌。我祷告的时候很清楚自己并没有走在圣灵的旨意之外,无论是来香港,还是念Masters of Public Health,我都很清楚他在带领着我。甚至是现在的住处,我的临时工作,我的coursemates。盗贼想偷去我的平安和喜乐,偷不了,但是我却差点不经意地任由他将我的爱情偷去了。我羞愧得很,也高兴得很,因为主让我寻回了我的爱情。

咬牙的坚持

所以今天下午,我纵然感受到和日本人之间的那个距离,但是主支撑着我,我知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这个日本教会,而且我们都是同时热切地爱着神的。他们既是感觉不到位日本祷告的事工的逼切性,即使是遄测猜疑我的目的,那也没关系。对他们来说,我不过是一过客,那循着常理,也是自然不过的事。我相信,主要是决意让我们合作,他会自己跟他们说话的。至于我,他给我的任务是去众教会点起一把为日本祷告的火把,那我就安心去做吧!事要如何的行,我不懂。但是我想,既然他是车长,我是一节火车,那我总会碰上另一节火车,一节一节的连接起来。

为日本祷告不是很清楚是他的旨意吗?主既然能够将一个从来也没有祷告恩赐和代祷念头的人唤出来代祷,那这个事工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出来的事工,索性把我放去日本就好了。既然他做了那么多预备的功夫,那我就应该安然的静心等待。时间长短在他的掌控里定然有一个最好的安排。我要信!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

见证再一次的绝志

这是我的告白,请你们在这里为我的再一次决志作一个见证,也请大家为我代祷。求主赦免我的不义,感谢主耶稣,我愿意相信你爱我,你对我的爱不亚于对日本的爱。求主原谅我的不成熟,并且谢谢主一切的供应。求主赐给我平安,自在,喜乐的心。叫我安静在你的里面,知道你是神。你是我的神,也是外帮人的神。这个身份不会因我们世人的选择而改变。在造我以前,你已经知道我,你已经细心的将我记在你的生名册上,你是阿拉法,也是哦么嘎。你叫我在你的爱里坚强。谢谢你,耶稣。我爱你,愿将自己再一次献上给你,请你帮助我守着这一个一生的约定。阿门。

爱心的醒觉

启示录2:4然而又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


我们可以口里说爱神,我们可以有很多很好的行为,但是心里最底处,我们有个不为人知的底线。很多时候,连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知道了,也并不足以叫我们自我批判,因为我们不审判自己,也不审判别人,只有神当作公义的审判者。真理在于神,也只有神才是完全的真理。我们可以错,但神不会错。当我们对神有足够的信心的时候,方能够踏出信心的脚步。当上帝应许亚伯拉罕后裔的时候,足足等了25年。其间,亚伯拉罕有不少信心的踏步,也有不少怯步和错误,但是神不离弃我们。他的祝福不会食言。求神帮助我们。




注:"波记"大学原来是科技大学。我可能太累,听错了。哈哈。"波记"大学,像茶餐厅的名字。

1 comment:

荣禄 said...

谨鸿好!

主仍与你同在!他必与你同去!

祝:身体健康
灵命兴盛
学业有成

荣禄 上